卷首语

去年7月正式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子女不常回家看望或问候父母将构成违法。然而空间的距离和工作的繁忙,早已成为回家尽孝的主要阻力。许多人只能如候鸟一般,在家与工作的城市之间辗转往返。凭一己之力在大城市安家落户已属不易,想在定居的城市里与父母保持“一碗汤”的距离,更是难上加难。

“天之骄子”返乡工作 为脱贫困走出乡村

        年逾40岁的章先生是90年代末的大学生,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看起来正是意气风发的黄金年龄,但得体的衣着难掩面容中的疲倦。他最近正奔波劳碌忙于为他人生中第三次买房做准备。

        他来自南六县一个小村子,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作为老大的他从小就习惯了“副家长”的角色,帮爸妈带弟弟妹妹,干农活,农忙时节,还没有锅台高的他,就开始踩着砖头给爸妈做饭了。因为太想脱离农民的身份,当年章先生顶住各种冷嘲热讽和家庭经济上的压力,接连复读了两年,终于考上了湖南一所高校,也幸运地赶上了免费大学的末班车。他的四年大学生活过得无忧无虑,反正毕业后工作都是分配的。

        毕业之后他被“打回原籍”,分配到乡里一个事业单位。年轻气盛加上大学毕业生“天之骄子”的光环,让章先生在工作单位里过的还算顺心顺意,但是起初工资只有300元。虽然结婚了,住的还是单位分的宿舍,下雨漏水说起来都是比较浪漫的情节,屋子里还经常会有一些小动物跑出来作伴,有一次夏天铺凉席在地上睡觉,觉得有动静,一睁开眼就看到小老鼠正趴在身上。

        章先生一直渴望买到自己的房子,可城区几百元一平的房子,对他来说不吃不喝都要攒好几年,连肉都不舍得吃,房子还是算了吧。

        因为一次进修的机会,章先生来到永州。这是毕业五年后第一次踏上城市的土地。偶然遇到一位生意人,非常赏识章先生的业务技术和才华,极力邀请他来永州工作,工作单位他来负责安排。

        当时父母非常气愤,极力反对,家乡的工作是有编制的,是他们眼中的“铁饭碗”,但是章先生下定决心放手一搏。因为,大学毕业后身份虽然由农民变成了干部,但其实儿子的生活环境跟他小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看着他小小年纪帮妈妈从水井里压水、提水,就算只是为了儿子,章先生也不想再在农村熬下去了。

城市打拼早生华发 家庭重担力不从心

        来永州三年后时,05年章先生跟着单位团购买了第一套房——80平的两房,400元一平,一次性付清,全部是他自己挣的钱。章先生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为了省钱,只做了最基本的装修,花了一万多元,一直住到现在。

        章先生除了本职工作外,还会接一些私活,挣的都是辛苦钱,但日子也算比起过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儿子早已是永州户口,在这座城市里,读完了小学,目前正在上中学。无论多么拼命,他也只是想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过得好一些,再好一些。多少人为了衣锦还乡的姿态,费了大把的心思,其实章先生也不例外。

        因为工作单位离家比较近,章先生的工作日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章太太买菜都是去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也用不着汽车。但是,近几年大家回老家都开车,而到了三四十岁的年龄,还挤着大巴车回家,父母的脸色都不好看。不过,买车更是攀比的开始,尤其是走到临近村子的小路上,老远别人就看得清清楚楚,那是谁家儿子,那是谁家女婿,谁的车好,谁带回去的东西多,往往就是判断前排老王、后村老刘或者隔壁老李谁更有福气的标准。

        前年他咬咬牙花了二十多万买了辆途观,用掉了他大半的积蓄。一路开回老家院子里,爸妈笑得合不拢嘴。有时候被那些光鲜的描述架到台面上,也就下不去了。村子里都知道老章家的大儿子有出息,章先生回家钱也花得更大方了。

        买了车,问题就出来了。团购买的房子规划很不合理,楼间距很小,绿化几乎没有,也没有停车位。有车也不敢开,回去晚了,就没地方停车,可出门早了,狭窄的路又根本出不去。经常给同事打电话挪车,或者被别人打电话。

        2012年,章先生下定决心自己挑选买一套房,他选择了离工作单位有二十分钟车程的一个高层。120平的三房,有绿化,有活动区,有车库,虽然仍是鸽子笼,章先生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因为已经四十多岁,贷款选择了18年,二套房首付又高,这下是真把积蓄掏空了,只能更加拼命地挣钱。周末双休也都用来工作。老家听说他在永州有2套房了,更觉得老章有福气了。

应父母要求买养老房 陷入两难境地

        作为一个依靠读书从农村挣脱进入城市生活的“75后”,章先生在这座城市已经工作了十几年,他依然无法清楚地界定自己的身份。“我是一个城里人还是一个农村人?”这是一个百思无解的问题。从城市人口的统计角度看,自己的人事档案、户口都显示他是城市户口、永州人。然而身为第一代走出农村的家族成员,他的主要的亲属关系、亲缘环境都还稳稳地坐落在老家,“大家”仍在农村。农村对他的“索取”仍牢牢地将他锁住。

        一看到手机显示家里拨来的电话他就会很害怕。“总觉得会出什么事。”家里来电话,无非两件事,一是要钱,二是出事了。要钱都还好说,自己没钱可以借,就怕出大事(比如一场大病,或者意外的灾祸),多年来勉强维系着的生活就会崩溃。

        农村这几年又在流行盖房子,你家盖两层,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盖两层,还要比你家更大,装修更好。许多走出农村的学子,身上都背负着“建房大业”。前几天章先生的父母打来电话,说弟弟不管他们,想老了能跟他一起在永州,希望能给他们在这儿买个房子。

        他明白,父母提出这样的要求是觉得大儿子有经济能力,但他又如何能跟他们诉苦,讲述自己生活的不易呢。父母要买养老房,买还是不买?他们不只要住进城里,还要住进自己是主人的房子里,这种心情可以理解。可是,父母是不能贷款买房的,自己二套房的贷款还没有还清,再负担一套房子……

        在高房价的重压下,现在再提起“啃老族”时,社会上少了鄙视的目光,多了无奈的同情,无老可啃的人,甚至觉得有点羡慕。章先生戏称自己是“老啃族”,因为有“父母老矣”的心理恐慌,在物质压力面前动弹不得,人生也显得狭隘。他说,我现在这么拼命,就是为了让儿子需要“啃老”的时候,能够有老可啃!

        近期章先生看了很多楼盘,目前定位养老的楼盘大多是凤凰园和火车站附近的楼盘。他们对永州不熟悉,安全问题也有待考量。可是市区内的房子父母又觉得太过嘈杂……其实章先生心里是很想给父母一个小院的,毕竟老年人总是闲不下来,这样他们还能有接近土地的机会,养养花,种种菜……这对他来说只能是一个梦了。他还打算看看配套比较齐全的楼盘,升值空间大一些,探望也方便,而且慢慢发展起来周边人气会比较旺,父母住在那里应该不会太冷清。

        “养儿防老”的中国传统,让每一个走出农村在城市发展的孩子身上都背负着对父母更加沉重的亏欠,有时候还要加上面子、人情的负担,就像身处漩涡中,爬上来很困难,沉下去很容易。要跨越与城市同龄人的距离,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更多专题

  • 腾讯网友共评永州金牌好户型

  •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18层好房

  • 房事百科:公积金

  • 看看房贷都需要什么手续

  • 浯溪御园 黄金评测第6期

  • 房事百科:不扯“预售证”不买房

联系我们 栏目策划

《买房记》是腾讯房产·永州站推出的独家原创栏目,聚焦永州买房故事及热点事件,关注社会大众在房地产发展过程中的生存状态。栏目欢迎热心网友前来投稿,担任栏目特约撰稿人。有意者请来电报名。腾讯房产永州站随时倾听你的买房心声,内容优秀可获得精美好礼!

邮箱投递:2978538964@qq.com

Q Q报名:2978538964

联系方式:0746-8810888

  • 主编

    周艳

分享按钮